一只萧

《魔女捡到一个孩子》上

#以“魔女捡到一个孩子”开头的挑战√
#下篇会有点虐,这里是上篇√

一.
魔女捡到了一个孩子。

五六岁的孩子穿着破布,在魔女的城堡前睡得很香。

“人类的小孩……真脏。”

魔女很嫌弃这个脏兮兮的小孩。

二.
“所以为什么你要把他留下来?”

黑猫躺在壁炉旁,它这样问魔女。

魔女没有回答。

谁知道呢?

三.
孩子从陌生的床上醒来。

床边有个大姐姐,亚麻色长发很好看,带着波浪卷,软软的。

四.
魔女说男孩弄脏了她的地,他要一辈子留在这里为她扫地。

五.
“小崽子你叫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孩子很无辜,他忘了自己叫什么,就像他忘了自己为什么会睡在魔女的城堡。

“还有你别玩我头发了行吗?信不信我把你变成猪。”

六.
魔女叫他,泽。算是个名字。

“啧啧啧啧啧。”

魔女在看书时经常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男孩以为在叫他。男孩很委屈。

七.
人类的孩子怎么长这么快呢?

魔女看着男孩想。

当初一点儿大的孩子都比自己高了。

这种被俯视的感觉一点都不好!

可恶!我要把他变成猪!

八.
男孩很认真地在扫地。

“喂女人,扫完了。”

“哦好…等等不许这么叫我!你只是我的仆人!再这么叫我我就把你吃了!”

魔女打个响指,凭空出现一口热锅。

“……我们晚上吃什么,女人。”

“牛排晚宴,你做。”

九.
魔女觉得泽做牛排晚宴特别好吃。

书上怎么说来着。

这牛排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。

十.
“喂女人,你叫什么。”

“…爸爸。”

“我不做牛排晚宴了。”

“温蒂。”

十一.
“温蒂,我想去镇上玩。”

“不许去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……镇上都是坏人!他们上次差点把我烧死!”

十二.
泽很无奈,温蒂不给他开城堡门。

他只能在城堡露台上眺望。

可惜他除了树和野兽什么都看不到。

十三.
温蒂想过教泽学习魔法。

但是万一这小子不怕自己了怎么办?

算了扫地挺适合他的。

十四.
泽觉得扫地挺好的。

悄悄去了温蒂的书房还能义正言辞。

悄咪咪从书上学会了魔法。

嘘。

十五.
“喂小崽子,换上这件衣服晚上和我参加舞会。”

温蒂把一件礼服扔给泽。

“作为我的仆人,你最好不要给我丢人。”

十六.
温蒂的城堡来了很多人。

男孩端着酒杯站在温蒂身旁。

他好像有点紧张。

“我的扫帚放在哪了?”

丢了的话温蒂会生气的吧?

十七.
“嘿,你不去看看那位落单的帅哥怎么样吗?”

温蒂蹲在黑猫身旁,指着前方一位吸血鬼出谋划策。

“哼。”

黑猫优雅地摇摇尾巴,下一秒就变成了拥有瀑布般黑发的女人。

她裹着黑绸,踩着纯黑的高跟鞋走向舞会中央。

“这位帅气的小哥,可以共舞一曲吗?”

十八.
“喂温蒂,你再这样吃下去礼服就要被撑爆了。”

“小崽子你给我闭嘴!不然我把你变成猪!”

温蒂一边疯狂往嘴里塞蛋糕一边提出威胁。

有点好吃…糟了,是撑着的感觉。

十九.
“这位小哥!有兴趣一起跳舞吗!”

泽被身旁突然窜出来的萝莉下了一跳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不行,他是我仆人,要陪我吃蛋糕。”温蒂含糊地说。

“哼唧!温蒂你是魔鬼吗!”

“是啊。还有都是比我大几百岁的人了,装萝莉就没意思了啊!”

“哼唧!”

二十.
魔女们开始歌唱。

狼人小姐在月下起舞。

吸血鬼弹奏着古老的乐器。

他们的笑声像山里的清泉。

单纯而美好。

二十一.
很久以后,泽都在想再听到那晚温蒂的歌声。

以及如果可以回去那个舞会,他想邀请温蒂跳一支舞。

二十二.
“各位慢走啊!有空来玩啊…嗝~~”

温蒂挥着手绢把各位都送进传送法阵。

泽总觉得这个场景在某种书里似曾相识。

一.
魔女捡到了一个孩子。

五六岁的孩子穿着破布,在魔女的城堡前睡得很香。

“人类的小孩……真脏。”

魔女很嫌弃这个脏兮兮的小孩。

二.
“所以为什么你要把他留下来?”

黑猫躺在壁炉旁,它这样问魔女。

魔女没有回答。

谁知道呢?

三.
孩子从陌生的床上醒来。

床边有个大姐姐,亚麻色长发很好看,带着波浪卷,软软的。

四.
魔女说男孩弄脏了她的地,他要一辈子留在这里为她扫地。

五.
“小崽子你叫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孩子很无辜,他忘了自己叫什么,就像他忘了自己为什么会睡在魔女的城堡。

“还有你别玩我头发了行吗?信不信我把你变成猪。”

六.
魔女叫他,泽。算是个名字。

“啧啧啧啧啧。”

魔女在看书时经常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男孩以为在叫他。男孩很委屈。

七.
人类的孩子怎么长这么快呢?

魔女看着男孩想。

当初一点儿大的孩子都比自己高了。

这种被俯视的感觉一点都不好!

可恶!我要把他变成猪!

八.
男孩很认真地在扫地。

“喂女人,扫完了。”

“哦好…等等不许这么叫我!你只是我的仆人!再这么叫我我就把你吃了!”

魔女打个响指,凭空出现一口热锅。

“……我们晚上吃什么,女人。”

“牛排晚宴,你做。”

九.
魔女觉得泽做牛排晚宴特别好吃。

书上怎么说来着。

这牛排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。

十.
“喂女人,你叫什么。”

“…爸爸。”

“我不做牛排晚宴了。”

“温蒂。”

十一.
“温蒂,我想去镇上玩。”

“不许去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……镇上都是坏人!他们上次差点把我烧死!”

十二.
泽很无奈,温蒂不给他开城堡门。

他只能在城堡露台上眺望。

可惜他除了树和野兽什么都看不到。

十三.
温蒂想过教泽学习魔法。

但是万一这小子不怕自己了怎么办?

算了扫地挺适合他的。

十四.
泽觉得扫地挺好的。

悄悄去了温蒂的书房还能义正言辞。

悄咪咪从书上学会了魔法。

嘘。

十五.
“喂小崽子,换上这件衣服晚上和我参加舞会。”

温蒂把一件礼服扔给泽。

“作为我的仆人,你最好不要给我丢人。”

十六.
温蒂的城堡来了很多人。

男孩端着酒杯站在温蒂身旁。

他好像有点紧张。

“我的扫帚放在哪了?”

丢了的话温蒂会生气的吧?

十七.
“嘿,你不去看看那位落单的帅哥怎么样吗?”

温蒂蹲在黑猫身旁,指着前方一位吸血鬼出谋划策。

“哼。”

黑猫优雅地摇摇尾巴,下一秒就变成了拥有瀑布般黑发的女人。

她裹着黑绸,踩着纯黑的高跟鞋走向舞会中央。

“这位帅气的小哥,可以共舞一曲吗?”

十八.
“喂温蒂,你再这样吃下去礼服就要被撑爆了。”

“小崽子你给我闭嘴!不然我把你变成猪!”

温蒂一边疯狂往嘴里塞蛋糕一边提出威胁。

有点好吃…糟了,是撑着的感觉。

十九.
“这位小哥!有兴趣一起跳舞吗!”

泽被身旁突然窜出来的萝莉下了一跳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不行,他是我仆人,要陪我吃蛋糕。”温蒂含糊地说。

“哼唧!温蒂你是魔鬼吗!”

“是啊。还有都是比我大几百岁的人了,装萝莉就没意思了啊!”

“哼唧!”

二十.
魔女们开始歌唱。

狼人小姐在月下起舞。

吸血鬼弹奏着古老的乐器。

他们的笑声像山里的清泉。

单纯而美好。

二十一.
很久以后,泽都在想再听到那晚温蒂的歌声。

以及如果可以回去那个舞会,他想邀请温蒂跳一支舞。

二十二.
“各位慢走啊!有空来玩啊…嗝~~”

温蒂挥着手绢把各位都送进传送法阵。

泽总觉得这个场景在某种书里似曾相识。

“好了温蒂,该回了。”

【叶黄】 垃圾话

叶修x黄少天
#骂垃圾话

     结束一段训练,叶修抬头看看表,慵懒地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 12点了。

     叶修把耳机摘下来,站起来打算去买一包烟。余光却瞥见自己收到一个消息,署名……夜雨声烦。

     “啧,这小子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 想了想,又重新坐回座位戴好耳机,文字泡和熟悉的声音一起响起:

      “你上次答应我要PK!我结束训练了现在PKPKPKPKPKPK………!!”“叶修你不是怂了吧!我第一剑圣现在向你提出挑战你不许拒绝!”

     “…安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 “凭什么呀?你可不许出尔反尔,我黄少天今天一定赢你!快和我PKPKPKPKPKPK!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 沉默片刻,叶修开了口:“好,就这一次。”另一面,荧荧的屏幕前黄少天笑起来,露出好看的虎牙。

2分钟后,叶修无比后悔——哥就不该心软答应他!耳机里少年的声音一直都没有停,文字泡没有停,攻击没有停。

“哈哈哈……看剑!哎呀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招式啊…靠靠靠叶修你大爷啊真狠哎!
“我黄少天一场比赛少说也是上万的身价…看是你的伞快还是我剑快!
“…哎呦走位不错啊,等等你的武器怎么变了,是变了吧?是不是变了?你这散人玩得可以啊?嘿呦…………”
“………”

叶修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忍了:“你安静!文字泡挡到我视线了!”

“可是我就是想说啊怎么办?”黄少天积极发扬从老叶那里学来的不要脸。

………

虽然早有准备,可黄少天的垃圾话来势汹汹,还不要脸,叶修很无奈地挠挠头。

于是很成功地,年轻的剑圣听到了想听的:

“荣耀。”

手机突然响了,黄色的毛茸茸的脑袋抖了抖,接起电话,传来的声音慵懒至极,京味儿的语调微微上扬:

“给你15分钟,我这儿门口的酒店,给你点赢了的奖励。”

红蝶与他

#首戏
#语c
#ooc属于我,小姐姐属于大家

那个人…

我看着他,义无反顾地踏上前往西方的船。他握着我的手,笑着说会给我一切。

他的笑那么暖。我当然相信的他。

我去学西洋的乐器,学西洋的礼仪,遗忘了那件向往了一辈子的和服嫁妆。很难的吧,没什么的,像当年学艺伎的技艺时那样刻苦,甚至更加努力。

我相信他,相信我们的婚礼像他的笑容那样美好。

终于踏上那片土地。

    『我绝不会允许你和这种低贱的女人结婚!』他的父亲如是说。

我深深地低下头。

他握紧我的手,那一刻我忽然无所畏惧了。从一开始,我就决定相信他。

他会给我美好的未来,不是吗?

所以我没敢相信那天舞会时的场景。

那个金发的小姐是谁呢?她穿得华丽,长发高高地挽起,珠宝映衬下,她仿佛是光芒。而他站在她身边,笑容像春风般和睦。

这不是真的吧……

我匆匆而过,用扇子遮住面容,生怕别人看见。

可他变了。

女人的感觉总是灵敏的,他握着我的手,冰凉。他的话越来越敷衍,他不是他。

可毕竟是一诺千金的军官,婚礼仍照常举办。他是爱我的,我想。

我用所有的积蓄换了一件绝美的纯白花嫁,想了想,加了一个珠宝嵌满的面具。

我用心打扮自己,我是光芒。我日日练习的舞蹈,很美吧。

『就你这样的女人还想嫁给军官大人!』

那天我在婚礼现场,祝福的钟声响起,人们开始歌唱,开始舞蹈。他笑得像春风,缓缓步入殿堂。

可他身边的人不是我。

这一切发生在我头顶,我在教堂的地下室,嘴被封上了,头纱被扯掉了,我的嘶吼那么绝望。

他们看着我的脸,是什么表情呢?

早已凌乱的黑发散落在肩头,我第一次那么憎恨别人看我的容貌。

不……不要………

我终是逃了出来,没人知道我去了哪里。
听说他在找我,真的吗?

我不愿再想了。

我脱下那件残破不堪的花嫁,穿上嫣红的和服,化上浓郁的妆。我高高地将乌黑地长发挽起,皮肤比瓷器更白。我哼起家乡的歌谣,跳起无人敢看的舞蹈。

吾名美智子。
你可以叫妾身为-——红蝶。